深黛

万俟玚迭_永远十八岁:

心动吗,心动不如行动
archer群内性感小姐姐们在线发车
就等你来
作图 @安冉尘封 我滴小可爱

溺水的魚:

還記得那帥氣的背影王嗎!
現在就是展現熱情的時刻了
欢迎加入Archer2018B萌应援群,
群号码:633194817
也請紅茶廚們幫忙轉發拉人(跪地

男友力三十题·上(这回没有中了啊喂)

万俟玚迭_永远十八岁:

临时补上……梗题来自 @卷啊啊 不过这位太太似乎也不太清楚原作者(?)敬请谅解!


1. 倾向一边的雨伞


冬木市的秋季总是潮湿而漫长。


“还好带了雨伞……出门前就感到不对劲的某执事对从天而降的雨滴毫不意外。


并肩漫步在雨帘中……总觉得是恋人才会做的事呢。


她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撇过头去,余光却瞥见他肩膀处早已湿透。


“我说,就算是为了耍帅也要适可而止啊……就算不会担心感冒,好歹也看在新买的风衣的份上,乖乖把伞撑好吧。”


她抓住那个人的手腕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可是如果让身份尊贵的master生病,我会更苦恼呢。”


他解下外套熟练地搭在身侧女孩的肩上,揽住她的肩膀顺势往怀里一带。


“呐,这样就好了。”


幸好伞是红色的。


脸结结实实熟透了的远坂小姐想。


2. 我一直在这里


  “凛,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我已经模糊地预见了什么……


凛,我希望,你能竭尽全力地活下来,成长为优秀的魔术师。


啊,大概你一定会做到的吧,我的master是最强的,我一直都相信。


所以即使我离开,你也不会难过的,对吧。


在廊下的风信子间,在古老的壁炉中,在橱柜里的红茶包里。


我一直在这里。”


3. 晚安


像无数个夜晚那样,这个夜晚也同样的孤独而漫长。


但撑起上半身向窗外看去,窗外是漫天浩渺而璀璨的银河,银白色的链连缀在空中,有摄人心魄的美。


无数个星辰明亮的夜晚,她总是在半夜他来到她房间掖好被角的时候惊醒,却又总是紧闭着眼假装熟睡。


“晚安。”他低声轻轻呢喃道。红衣的高大男人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在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个温热却又短促的吻。


那是不是一个她臆想出来的,根本不存在的……梦呢?她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了。


漆黑而冗长的夜过去,什么也不曾被留下。


4. 读心术


之前在远坂邸变魔术的时候,不是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戏弄我,好像自己真的会读心术一样吗。


怎么,到今天却猜不出我有多想留下你了吗。


5. “只要你要”


    “明明是你说的,‘只要你要我就肯做’”


“那这不是我女装的理由,凛!”


6. 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上的那只手


“凛……”


哇这个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攥住她的手腕啊怎么办这个执事今天是突然开窍了吗还是说要展现什么占有欲吗


“凛,别去了,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再买新的衣服了!”红衣男人冲着她的后脑勺喊道。


这个男人看来需要一点宝石魔术醒醒脑。


7. 外套


“姐姐醒了?”樱的脸凑上前来。


“唔……”凛直起上半身来离开了倚靠着的大树。


“诶!”黑色外套顺势从身上滑下。


“这件是姐姐亲自给archer挑的吧……呐,archer好像非常在意呢!真的很配啊,姐姐的眼光好厉害……”


是吗……她把脸埋进那个人的气息里。


外套是不是足够帅气她不知道,不过,还真的够温暖呐


8. 肩膀


凛喜欢像小猫一样慵懒的趴进他怀里,然后在那个人的肩上用牙齿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红色的恶魔借此来“捍卫”自己的领土。


当然了,emiya也不会放过这只捣乱的小猫是了。


这场战争,敌我双方倒是乐在其中呐~


9. 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恋人身份,要暂时对樱他们保密哦!Archer”


就这样拒绝了牵手请求的凛,背着手轻快地走在前方。


“不过,保护master还是你应尽的职责呢”


她冲着他粲然一笑。


“所以不准走远哦!”


10. 指尖


她妄图在红宝石项链上回忆他的温度


——然而指尖触碰到的不过也只是冰凉罢了。


11. 背影


“凛,我去买几个橘子给你,你就站在这儿别动”


【恶搞向】


12. “没关系的”


“archer,那,那个,今天好像又搞砸了呢……”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抱着围裙缩在“犯罪现场”的一角低垂着头。


“呼……”他无奈的一手扶额一手撑着腰,打量着焦黑一片的微波炉和烤盘上的不明焦炭状物体,叹了口气。


“虽然很想吐槽,不过没关系的”


灰溜溜逃走的凛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只要晚上能喂饱我就够了呢。”


//// ////!!!


13. 只有你能坐那个位置


一起在夜间巡视,划破夜幕,并肩俯瞰灯火通明的城市。


“这个位置,可不会给别人啊!”


他像是开玩笑似的对怀里的人说。


银河浩渺,繁星闪烁,夜凉如水。


回忆无限美好。


14. 一如既往


凝视着女孩恬静的睡颜,一如既往地,想要触碰她的额发。


第十一次,抽回了自己悬在空中的手。


15. 呼唤你的声音


“アーチャー!”


他从眼前一点点蒸发,直到消失殆尽


撕心裂肺的吼叫从心底嘶吼出。


-  ----fsn ubw 22回


---------------------------------------TBC----------------------------------

男友力三十题·上(这回没有中了啊喂)

万俟玚迭_永远十八岁:

临时补上……梗题来自 @卷啊啊 不过这位太太似乎也不太清楚原作者(?)敬请谅解!


1. 倾向一边的雨伞


冬木市的秋季总是潮湿而漫长。


“还好带了雨伞……出门前就感到不对劲的某执事对从天而降的雨滴毫不意外。


并肩漫步在雨帘中……总觉得是恋人才会做的事呢。


她有些不自在的想要撇过头去,余光却瞥见他肩膀处早已湿透。


“我说,就算是为了耍帅也要适可而止啊……就算不会担心感冒,好歹也看在新买的风衣的份上,乖乖把伞撑好吧。”


她抓住那个人的手腕往他的方向推了推。


“可是如果让身份尊贵的master生病,我会更苦恼呢。”


他解下外套熟练地搭在身侧女孩的肩上,揽住她的肩膀顺势往怀里一带。


“呐,这样就好了。”


幸好伞是红色的。


脸结结实实熟透了的远坂小姐想。


2. 我一直在这里


  “凛,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我已经模糊地预见了什么……


凛,我希望,你能竭尽全力地活下来,成长为优秀的魔术师。


啊,大概你一定会做到的吧,我的master是最强的,我一直都相信。


所以即使我离开,你也不会难过的,对吧。


在廊下的风信子间,在古老的壁炉中,在橱柜里的红茶包里。


我一直在这里。”


3. 晚安


像无数个夜晚那样,这个夜晚也同样的孤独而漫长。


但撑起上半身向窗外看去,窗外是漫天浩渺而璀璨的银河,银白色的链连缀在空中,有摄人心魄的美。


无数个星辰明亮的夜晚,她总是在半夜他来到她房间掖好被角的时候惊醒,却又总是紧闭着眼假装熟睡。


“晚安。”他低声轻轻呢喃道。红衣的高大男人拨开她额前的碎发,在光洁的额头上烙下一个温热却又短促的吻。


那是不是一个她臆想出来的,根本不存在的……梦呢?她早就已经分不清楚了。


漆黑而冗长的夜过去,什么也不曾被留下。


4. 读心术


之前在远坂邸变魔术的时候,不是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戏弄我,好像自己真的会读心术一样吗。


怎么,到今天却猜不出我有多想留下你了吗。


5. “只要你要”


    “明明是你说的,‘只要你要我就肯做’”


“那这不是我女装的理由,凛!”


6. 过马路时轻轻扣上手腕上的那只手


“凛……”


哇这个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攥住她的手腕啊怎么办这个执事今天是突然开窍了吗还是说要展现什么占有欲吗


“凛,别去了,我们没有多余的钱再买新的衣服了!”红衣男人冲着她的后脑勺喊道。


这个男人看来需要一点宝石魔术醒醒脑。


7. 外套


“姐姐醒了?”樱的脸凑上前来。


“唔……”凛直起上半身来离开了倚靠着的大树。


“诶!”黑色外套顺势从身上滑下。


“这件是姐姐亲自给archer挑的吧……呐,archer好像非常在意呢!真的很配啊,姐姐的眼光好厉害……”


是吗……她把脸埋进那个人的气息里。


外套是不是足够帅气她不知道,不过,还真的够温暖呐


8. 肩膀


凛喜欢像小猫一样慵懒的趴进他怀里,然后在那个人的肩上用牙齿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红色的恶魔借此来“捍卫”自己的领土。


当然了,emiya也不会放过这只捣乱的小猫是了。


这场战争,敌我双方倒是乐在其中呐~


9. 恰到好处的距离感


“恋人身份,要暂时对樱他们保密哦!Archer”


就这样拒绝了牵手请求的凛,背着手轻快地走在前方。


“不过,保护master还是你应尽的职责呢”


她冲着他粲然一笑。


“所以不准走远哦!”


10. 指尖


她妄图在红宝石项链上回忆他的温度


——然而指尖触碰到的不过也只是冰凉罢了。


11. 背影


“凛,我去买几个橘子给你,你就站在这儿别动”


【恶搞向】


12. “没关系的”


“archer,那,那个,今天好像又搞砸了呢……”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抱着围裙缩在“犯罪现场”的一角低垂着头。


“呼……”他无奈的一手扶额一手撑着腰,打量着焦黑一片的微波炉和烤盘上的不明焦炭状物体,叹了口气。


“虽然很想吐槽,不过没关系的”


灰溜溜逃走的凛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只要晚上能喂饱我就够了呢。”


//// ////!!!


13. 只有你能坐那个位置


一起在夜间巡视,划破夜幕,并肩俯瞰灯火通明的城市。


“这个位置,可不会给别人啊!”


他像是开玩笑似的对怀里的人说。


银河浩渺,繁星闪烁,夜凉如水。


回忆无限美好。


14. 一如既往


凝视着女孩恬静的睡颜,一如既往地,想要触碰她的额发。


第十一次,抽回了自己悬在空中的手。


15. 呼唤你的声音


“アーチャー!”


他从眼前一点点蒸发,直到消失殆尽


撕心裂肺的吼叫从心底嘶吼出。


-  ----fsn ubw 22回


---------------------------------------TBC----------------------------------

[狂王弓]替身新娘(2)

千早:

[狂王弓]替身新娘






卫宫坐在那柔软又摇摇晃晃的马车里,被摇晃得昏昏欲睡。


昨晚床被凛给霸占了导致他只能就着桌椅小憩了一会,然后一大早的天还没亮,他又跑去与国王商量了这次的替婚。国王显然对于自己答应了代替公主出嫁这件事很开心,连让自己休息一下准备准备的时间都没有给,自己刚说说过可以代替凛远嫁去赤枝,就被那个国王压着肩膀塞进马车里了。


他没想跑。既然答应了他就不会逃避,但是被国王如此对待,还是让卫宫有点儿来气。但是在路途上被摇晃了一个上午,卫宫的气早就被摇没了,连着脑子都被摇出了水,叮叮当当的在他耳畔回响着。


最后卫宫的解决办法是,听从自己大脑的命令,好好的睡上一觉好了。反正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他要达到赤枝,怎么都需要一天一夜的时间,现在走了大约两三个小时,太阳还没升到最高处,时间算下来还很充足,足够让自己好好的恢复一下精神,来面对那个传说中的「第三皇子」,被自己的国民畏惧的称为「狂王」的,即将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


 


皇室的马车装潢与舒适度实在是不错,即便是在坑坑洼洼的石子路上,卫宫也感受不到颠簸。他正好一夜无眠,又一大早就被到处指挥,于是他在这个有节奏的摇晃之下,也是终于睡着了。


等卫宫的大脑从深沉睡眠中苏醒,他的身体与耳朵都没有感觉到应该有的马车行进声,这让卫宫有点好奇,于是他毫无防备的睁开自己铁色的眼睛,结果出现在他眼前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不是马车低矮的吊顶,而是气派又精美的精雕纹花。


 


卫宫干巴巴的眨了眨眼。


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消失。反而由于眼球被聚焦的关系,看得更清楚了。那洁白的天花板上雕刻悬挂着精美的雕饰,垂挂在正中央的,则是一个即便是自己的王国里,也要逊上一筹的巨大水晶吊灯。那上面现在正点满了烧热的蜡烛,再犹如太阳一般,通过晶莹剔透的水晶装饰,把那些光散布了下来。


 


……他这是在做梦吗?


大约是才睡醒的关系,卫宫有点没反应过来。而且除了眼前那陌生又精美的天花板,卫宫还感觉到自己的后脑勺似乎是在枕着什么柔软的东西,在自己睡觉之前绝对没有摸到枕头一类东西的卫宫,僵硬着脖子不太敢回头去确认一下那是什么。但是随即的,卫宫又感觉到一种触感。那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拨弄着自己的额发。轻柔的,像是在玩弄着水面上的落叶一样的感觉。


这下子不得不回头了。


卫宫正想起身,却被不知道是谁给摁住了胸膛,压了回去。而且那压到了自己胸膛上的手,还就那么贴在上面,没有收回了。


 


啊,真是糟糕。太糟糕了。


他是听说过大海上有着魅惑的人鱼,会唱着黏腻的情歌把水手们都拖进大海里。但是没想到,陆地上也有这种生物。


看起来是由于自己睡着了的关系,导致马车走岔了路,进入了不该进入的领域里了。


卫宫开始思考着,要怎么才能摆脱掉那些生物。不与她们对上视线是第一要紧的,在偶尔会极其幸运逃脱出来的幸存者的口中,那些生物的双眼足以魅惑到她们看到的一切。所以绝对不能和她们的双眼对上。


于是卫宫打算闭上眼。然而有什么东西比他更快。


再他即将闭上眼睑的那瞬间,有什么东西冒了出来。


红色的。


红色的蓝色的。


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


那些颜色宛如染缸里混杂的颜料一般搅出五颜六色色彩斑斓的光,光太耀眼,也太炫目,这让卫宫仿佛直视了太阳似的不由得眯起眼,于是光被驱散了,定格沉淀倒影在他那双钢铁色的眼瞳里的,是一张人的脸。


 


陌生的不认识的人的脸。


是个男人,仅凭面相推断的话,应该是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而且他还有着与自己国家的民众很不一样的脸型,以及虽然不一样,但是依旧是看得出来的端正面孔,还有那看着自己,如同红玛瑙一样透亮的双眼。


卫宫微微的歪了下头。于是理所当然的,他的脸调整了面向。这时候,他才发觉,自己居然是枕在那个陌生人的腿上,难怪后脑勺一直有着什么奇怪的触感,他还以为是自己睡相不好,压到什么东西了呢。不过现在既然察觉了,那么自然得更正过来。


不过那人却制止了卫宫的行为。


他用从刚才起就看似随意放在卫宫胸膛上的手,施展着看不出的巧劲压住了卫宫的反抗。


男人像是什么王一样,惬意地躺在王座上,手指抚弄着卫宫,仿佛是逗玩一只高傲的猫。


然后他问卫宫。


 


「你就是我的新娘吗。」


 


 


TBC



攒RP:

#抵抗黑泥侵蚀的影弓和C汪的告别H一类的东西……吧

#含私设,可能有逻辑死

#最后的词是C汪和影弓的内心OS

#P2是泡在黑泥里的影弓

攒RP:

【原来如此,这就是那个让老子(分灵)惦记过几百万次的心脏吗】

 

#可喜可贺的本尊第一次面对面

#磨完草稿又这个点了……明天一定要早睡

攒RP:

#Alpha·黑狗/Omega·红茶

#满宝黑狗还愿第一弹

#解释一下阿茶的状态:由于已经被L汪标记过,阿茶对库·丘林的气味特别敏感,加之黑狗被召唤时散出的信息素过于强势,以至于他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直接强制进入被动发情……

#当初许诺ABO的时候也是嘴太快……总算搞出来了【抹脸

攒RP:

#满宝狂汪还愿第二弹(。

#狂王x生前弓

这是一段只存在于狂王脑海中

关于误入某个特异点(IF),阴差阳错与褐肤青年签订了契约的记忆

而这不会被记录下,甚至没有第二个人知晓的一切到底是否算是【存在】呢 

终究不过一场梦罢了